黑石集团(Black Rock),美国最大的上市投资管理集团,北方信托(Northern Trust),全球第五大资产服务公司以及施罗德集团(Schroeder Group),在金融服务和全球管理资产领域拥有200多年的经验,总资产达2,595亿美元(The Schroders Group )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了投资界非常重要的一句话-“气候变化和碳排放”。为什么这种环境保护和国际民生的言论突然引起金融业的集体关注?

未来五年全球投资的重要准则

北方信托将“气候变化”视为未来五年的六项主要投资指南之一。其他五个项目是经济增长重置,贸易环境变化,4.0逐步停滞,对市场的行政干预以及货币政策改革。

北方信托说,在世界各国试图就日益增长的碳排放量达成协议并签署《巴黎协定》之后,气候风险监管的影响将逐步显现。这意味着投资者正在转向由更高的燃油标准,更新的建筑规范,清洁能源和其他要求驱动的投资类别。

但是,北方信托还指出,“气候变化”的风险因素因国家而异,投资者应根据国家来考虑行业风险。

基金经理投资行为的关键因素

施罗德的《 2019年全球投资者研究》显示,投资者将``气候变化''列为考虑基金经理投资行为的最关键因素。这项研究收集了来自全球32个地区的25,000多名投资者的意见。

大多数投资者认为基金经理应主动进行可持续投资。 61%的投资者表示,所有投资基金均应考虑可行因素,同时应专门设计为“可持续投资”基金。

投资者表示,在各种选择中,当基金经理参与公司决策时,“保护地球的恶化”,包括应对气候变化的紧急行动,应是当务之急。

施罗德集团全球管理负责人杰西卡·接地(Jessica Ground)表示,这一发现值得关注,资产管理行业的投资者规模为74万亿美元。因此,基金经理每次与公司对话,每次会议和每项投资决定时,都必须倾听投资者的需求并将其付诸实践。

投资者被问到“哪个基金经理参与公司决策,这是联合国最重要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在欧美投资者中,“保护地球正在恶化”排名第一。投资者的第二选择,该地区的第一选择是“经济繁荣”。其他两个选择是“人类生存水平”和“世界和平”。

对于“是否所有投资基金都应考虑上述问题”,有66%的亚洲投资者给予支持,在美洲的63%和在欧洲的58%。

同时,给出了将“气候变化”因素整合到投资中的三种方式:1.最负责任的法律-选择在环境或社会问题上表现最佳的公司。 2.综合考虑-对可能因气候和社会环境变化而做好准备的公司进行投资。 3.消除-避免投资于酒精,烟草和军火商等敏感公司。

在全球范围内,最负责任的方法(下图中的深绿色)为40%,综合考虑(下图中的下绿色)为39%,消除方法(下图中的黄色)为21%。各大洲的分布如下:

(得出“气候变化”因素的方式分布)

添加风险和投资管理工具参数

在成为“全球未来五年的六大投资指南”和“基金经理参与公司决策的最重要问题”之一之后,如何将“气候变化”因素转变为证据。因此,贝莱德简单地说,这是针对公司对碳价敏感度的一种方法。

贝宁(Blackadd)的风险和投资管理工具Aladdin中集成了“ Carbetta”,投资组合经理可以使用“碳Beta”评估未来碳价状况对投资组合的影响,以更好地了解碳定价的风险和潜力,并为投资者提供与低碳排放兼容的解决方案。

“碳贝塔系数”在评估公司的碳足迹时,反映了公司吸收或转移成本给客户的能力以及公司通过新的低碳技术获利的潜力。

贝莱德表示,将“碳贝塔”应用于某些全球股票投资组合时,发现许多行业的整体价值在创造新的投资机会的同时已经下降。对于那些假设碳排放量为25美元/吨的低碳生产者和新的低碳技术生产者来说,各个行业利润水平的影响如下:

信息技术行业的盈利能力产生了11.3%的积极影响。原材料和能源板块受影响最大,分别为-18.4%和-14.1%。

环境监管对投资组合的重大影响

同一份报告中的三大机构直接在各自的报告中指出了以碳排放为代表的气候变化问题,其后是全球环境保护法规严格变化的趋势。 2018年4月有51个项目。这些介绍覆盖了全球20%的温室气体,是2010年的五倍多。

联合国去年发出警告,如果对碳排放没有新的和严格的限制,那么未来十年全球温度的上升可能会导致令人震惊的粮食增加,2040年大规模移民和不稳定。关注是不可避免的。

今年夏天,埃克森美孚,英国石油,荷兰皇家壳牌,道达尔,雪佛龙和国家石油公司代表能源公司,为解决全球气候变化确定了碳排放的经济价格。 在此背景下,全球企业在未来几年将面临更多的碳定价监管。

因此,对于投资组合管理者等市场,确定环境变化因素以确定投资组合的影响,确定不同水平的碳定价环境的风险,并全面评估低碳环境中投资目标的风险和可能性。 变得至关重要。

猎股 (1).jpg